您的位置:主页 > 电子元件 > 3M >

中港融合须自我阉割?(传媒研究员 陆昕慈)-陆昕慈

2018-11-05     来源:全民彩票网,首页         内容标签:中港,融合,须,自我,阉割,传媒,研究员,陆昕慈,

导读:1990年代前GDP增长不相伯仲的星港两地,在九七之后渐渐出现差距,原因在于香港自1980、90年代以来进行陆港两地产业融合,製造业被掏空;而新加坡因为与大陆保持了一定的政经距离,

1990年代前GDP增长不相伯仲的星港两地,在九七之后渐渐出现差距,原因在于香港自1980、90年代以来进行陆港两地产业融合,製造业被掏空;而新加坡因为与大陆保持了一定的政经距离,才能够保住一定规模的高增值製造业。

到现在,新加坡製造业佔比仍然有20%,与发达国家服务业佔七、八成、製造业佔比一到两成的经济结构相符;而香港製造业GDP产值佔总产值仅1%,经济结构已经完全失衡。

香港如今的产业,是相当两极化的——一部份高收入高教育水平人士居于金融、教育等精英行业,大部份市民属于收入低微的服务业人群;而电子、机械等有较高技术要求的高增值产业,则不见于香港,全部转移到中国大陆。

根据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香港这仅有的1%製造业,也局限于纺织、成衣、皮革等传统行业,从业人员收入中位数常年徘徊在一万港币以下。製造业的北移,不仅使得香港GDP增长减慢,亦使得香港的贫富差距增加(如今香港坚尼系数已经升至0.54)。

无怪乎有学者分析目前香港民怨沸腾,直指问题癥结在于阶级之争,是分配不均之故。盲目迎合 放弃自身优势香港这样中空的经济结构,固然是中港融合过程中大陆低廉劳动力吸引港资北上的结果(大陆如今服务业与製造业分别佔GDP总值的五成和四成),亦是香港自我阉割的过程。

回归以来,港府推出各种政策和基金(譬如企业支援计划),鼓励企业和人才到大陆去发展内地市场。港府的初衷不一定是恶意,客观上却导致香港不假思索地迎合大陆标準,慢慢失去自身的制度优势,于是国际政经地位下降,无奈之下不得不继续依靠大陆。

且不论政治的因素,经济上如此恶性循环下去,香港成了中国的附庸经济体,一旦大陆经济@Anson@SEO@下行,香港便会大受影响。很不幸,这种阉割不仅仅局限在经济领域。

4月17日,港大副校长何立仁在港大学生会主办的高桌晚宴中发言,指校方将在2022年强制学生至少参与一次赴大陆交流计划才能毕业。面对学生质疑,何立仁回应话,Ifyoudon'twanttogotothemainland,don'tcometoHKU.(何已收回言论)何立仁所讲的新政策,名为oneinternationalonemainlandpolicy(一国际一中国政策)。

事实上,香港各所大学一直都有大学生赴外国或内地交流一学期或一年的计划,只不过大部份学生选择赴外国院校而已;如今港大强制性要求学生一国际一中国,很明显是学界的中港融合之举。

这种强制性的中港融合,固然能够让香港学生更加了解大陆国情,但却不一定是能够帮助学生学到真正的知识和有用技能。虽然笔者亦不认同香港学生对大陆的恐惧、排斥态度(这种保守心态,早晚会败给大陆年轻人的开拓野心),但很明显,香港的高官和校长们只看到了中港融合中的好处,却有意无意忽略了其中的危险——香港明显有比大陆更加国际化的教学环境,那么强制所有大学生(尤其是传媒、金融、审计等明显大陆要向香港学习的专业)到大陆高校去,难道是为了学习大陆特殊的国情吗?

文章链接地址:http://www.itmaxsia.com/dianziyuanjian/3M/201811/2719.html

上一篇:'绿色'在特朗普引发撤退后,共同基金反弹
下一篇:没有了

3M相关文章

3M推荐

3M最新更新